草莓网app官网版入口

两小时后,徐拙来到冷库,把已经凝固好的豌豆黄端了出来。

凝固好的豌豆黄颜色嫩黄,看上去有种半透明的感觉,所以让人一看就忍不住想吃。

徐拙切了一块儿,像是在切凉粉儿一样。

因为已经冷透,所以倒闻不出什么味道。

不过在徐拙送进嘴里品尝的时候,依然被惊艳到了。

徐拙知道豌豆黄入口细腻嫩滑,还带着一丢丢的q弹,细品之下,又能品尝出一股甜味儿和豌豆的那种特有的香气。

而且豌豆黄有点清凉,让刚刚原本觉得因为忙碌而有些燥热的徐拙,顿时清爽了许多。

特别是嘴里因为上火而产生的溃疡,感觉立马好了大半。

一块儿豌豆黄吃完,徐拙意犹未尽的咂咂嘴,心里满是感慨。

还是宫里的人会吃啊。

春天原本比较燥,这豌豆黄吃进嘴里,正好能把这份燥气去除殆尽。

徐拙用菜刀把豌豆切成菱形的小块,花哨的在盘子里摆好,邀请关俊杰等人过来品尝。

夏日蝉鸣可爱元气姑娘户外写真

很快,豌豆黄即将在店里上新的消息就传遍了后厨和前台。

徐拙把托盘里的豌豆黄切掉一块开车给老太太送去,剩下的都让服务员们给分了。

上新嘛,就得让服务员们先吃。

省得顾客问起来不知道该怎么形容味道。

周末来临,气温更高了,徐拙开着车,带着老太太于可可以及非要跟过来的熊仔,一块儿前往郊区挖野菜。

在市区居住的人虽然对于野菜依然念念不忘,但是想真正动手挖一次却不容易。

要么扎堆去公园,要么开车去郊区农村。

但是这年头,连郊区农村也在开发,想要找一处有野菜的荒地并不容易。

也幸好省城濒临黄河,在大堤两旁,很容易就能找到长满荒草和野菜的荒地。

车子上了黄河大堤之后,老太太依然坐在后排,和于可可说着过去用野菜充饥的那些过往。

熊仔趁着两个女人不注意,蹿到了前排,并且趴在挡风玻璃后面,双眼直勾勾的盯着外面看,对什么都觉得新奇。

不过它体格太庞大,不知道的还以为在副驾台上摆了个大号招财猫的摆件呢。

去年的荒草经过一冬天的冰霜雨雪,多少已经有些,但是扒开这层的荒草,就能看到新孕育出来的植物。

这些新发的植物中,就有今天要寻找的野菜。

到了一处荒草比较茂密的地方,徐拙把车子停在路边,几人一块儿下车。

老太太穿着于可可给她买的阿迪达斯休闲鞋,手中拿着一小时前从超市买的铲子和塑料袋,就带着两个完不懂野菜的小年轻和一只肥猫就向荒草中进发。

附近没有村落,加上徐拙在大堤上开了好长时间,这处荒地还没被城里那群挖野菜大军占领。

使得今天的寻宝之旅格外顺利。

老太太拿着铲子,麻利的从地上挖起一株植物放进袋子里,笑眯眯的说道“这是荠菜,早些年在青黄不接的时候,可是活命的好东西。”

徐拙记住了荠菜的模样,开始在脚下寻找。

于可可也有样学样的抡起小锄头开始对地上的植被下手。

结果……

“奶奶,你看我挖的,能不能吃?”

“那是狗尾巴草,不能吃的。”

“奶奶你看这个能吃吗?”

“那是牛筋草,喂牛羊用的。”

“奶奶,这个总可以吃了吧?”

“那是曼陀罗,吃了会食物中毒的……可可,你先别挖了,去看着熊仔,别让它四处乱跑跑丢了。”

嗯,为了家人的身体健康,还是制止这丫头的行为比较好。

省得她挖到什么都往袋子里装。

徐拙和老太太在荒地里四处找着,除了荠菜之外,还有婆婆丁、茵陈、地钱、地龙等各种稀奇古怪名字的野菜。

一直到日暮西山,几人才满载而归。

到了家里,把野菜先倒出来挑拣一下,把误装进袋子里的杂草什么的挑出来,再把野菜根据品类分一下。

在做这些的时候,老太太依然兴趣不减,甚至一边忙活,一边念叨着这会儿榆钱槐花还没有,想吃的话还得再等一段时间。

她有些等不及了。

另外还念叨现在挖野菜的地方越来越少,再过几十年,怕是想吃野菜都吃不到了。

徐拙觉得是这个理儿,不过不是野菜会绝种,而是觉得再过几十年,怕是谁都不认得地里的那些荒草,哪些能吃哪些不能吃了。

把野菜挑好后需要放在水池中反复清洗,然后再根据野菜的最适合的吃法进行加工。

比如婆婆丁和茵陈之类适合蒸的,就拌上干粉进行蒸制。

一些适合焯水凉拌的,就焯水。

还有些适合烧汤的,就搅点面疙瘩,等会儿做野菜疙瘩汤。

而专门挑拣出来的荠菜,则是被老太太特意装了起来。

今天用一部分切碎和鸡蛋拌在一起,摊成荠菜鸡蛋饼。

剩下的明天切碎拌进肉馅中,包成荠菜饺子。

假如肉馅有剩下,再蒸一些荠菜包子或者荠菜水煎包。

很快,这些野菜就被安排了个明明白白。

徐拙和老爷子在厨房开始忙活,老太太则是坐在客厅,揉着发酸的膝盖,一边揉还一边感慨岁月不饶人,早些年她一个人就能挖几十斤荠菜什么的。

徐拙把需要蒸的菜部蒸上之后,便把洗净的荠菜切碎,然后打几个鸡蛋,把切碎的荠菜放进去,再加一小勺食盐,搅匀后准备摊鸡蛋饼。

锅烧热,里面倒油,端着锅让里面的油在锅底转几下,等油热后,徐拙端着打好的鸡蛋就倒进了锅里。

用锅铲把鸡蛋液摊平,鸡蛋和荠菜的香味儿就从锅里飘了出来。

约莫差不多的时候,徐拙端着锅向上一翻,锅里的鸡蛋饼就在空中翻个面,然后稳稳落在了锅里。

完美的大翻勺。

等到两边煎到金黄,徐拙就关火出锅,把这张完美的荠菜鸡蛋饼盛放在了盘子里。

老爷子做得也很麻利,凉拌、白灼、蒸菜、疙瘩汤……

一样样的野菜美食从厨房中端了出来,让闻讯而来的陈桂芳和徐文海顿时馋得不行。

“开饭啦!”

毫无功劳的于可可喊了一嗓子,就迫不及待的坐在座位上,盯着面前的野菜看。

老太太把冰箱里剩下的豌豆黄拿出来,还念叨着这是乖孙做的,她每顿都要吃几块儿。

徐拙原本还不在意,但当老太太用筷子夹着一块豌豆黄送进嘴里的时候,系统的提示音也适时在脑海中响起。

“恭喜宿主完成隐藏任务豌豆黄,特奖励d级招牌技能闻喜煮饼。”

徐拙????

上次老太太说想吃豌豆黄时候没触发的任务,转成了隐藏任务不成?

真是躲也躲不掉。

不过系统给的这个奖励也是有意思,居然是冯卫国要教自己的闻喜煮饼。

这……

冯爷爷,不是我不配合你装逼,实在是系统不允许啊!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今天和老婆又来郑州了,她乳腺上长了结节,需要做微创手术,但是今天来到之后才发现住院部已满,周五才能办住院,手术约在了下周二,这期间更新都不会太多,希望大家能理解。今年诸事不顺,跟手术杠上了,希望一切顺利,也希望大家的身体能够健康。

话说男性也得关注乳腺健康啊,今天在医院看到个男的得了乳腺癌切了胸,惨不忍睹~