香蕉视频下载app最污版

“诸葛……呃,丞相……”秦轲刚说了几个字,躺在地上的高长恭猛然睁开了眼睛。

那确实是秦轲熟悉的脸,有着和师父十分相似的五官,一双眼睛里饱含着忧虑与智慧,斗篷内一身宽大儒袍衬得他高大身形更加伟岸,青色的纶巾随风而招展,带着几分出尘的味道。

他迈过高高的门槛,似乎是因为望见了秦轲,露出如释重负的笑容。

然而此刻的高长恭却已经愤怒地对着诸葛宛陵喊了起来,声音洪亮仿佛在庙中一声雷霆炸响:“你来做什么!回去!上次就已经说了这件事情你不要搀和,难不成听我一次就这么难?你是脑子坏了还是喝多了?”

秦轲被这一声怒喝惊得一抖,面色古怪地望向高长恭,有些不明白这个人干嘛突然这样愤怒。

难道是因为关心诸葛宛陵的身体,不想他不远千里而来有所损耗?但这态度又有些不像。

对了……诸葛宛陵又是怎么找到这里的?秦轲突然意识到了问题所在,要知道自己找到这里,全靠小黑那种超人的直觉,而诸葛宛陵只不过是个普通人,又怎么……

不。

一个行走在大雨里,却浑身只有布鞋沾染雨水的普通人?恐怕只有傻子才会觉得这很合常理。

“你帮我的已经很多,但有些事情,我不能都推给你去做。”诸葛宛陵并没有因为高长恭愤怒的骂声愤怒,反而是温和地安慰道,“何况这本来就该是我的事情。”

高长恭努力地支着身体,却因为身上的伤势无法动弹,好似一个软弱无力的孩童。

但即便如此,他依旧要对诸葛宛陵发出自己的控诉:“迂腐。如果荆吴因为你的自私而倒塌,那你才应该后悔!那些相信你的下属甚至百姓更应该后悔!”

夕阳下温柔治愈系少女绿皮火车上写真

诸葛宛陵没有回答,只是解下身上御寒的斗篷,默默地披到了高长恭的身上,遮住了他一身的褴褛,也给了他一些暖意。

“放心,我还不想这么快就死去,还有许多事情等着我去完成。”诸葛宛陵轻声说道。

他说的是真话。而当他重新站直身体,把目光穿过秦轲望向那在角落里如血一般的红衣时,眼底里翻涌着的是无数复杂的情绪。

其实洛凤雏也早已经睁开眼睛,一双眼睛紧紧地锁定在诸葛宛陵的身上,却始终没有发声。

如今两人的目光在空中交汇,仿佛从黑暗之中绽放出火焰与光,一切事物都在倒转,记忆的海洋里,浮现出的都是过往。

“你终于肯来见我了?”洛凤雏冷冷地说道,“我该怎么称呼你?是诸葛宛陵,还是诸葛卧龙?”

秦轲还沉浸在一种刚刚揭破谜底的震惊之中,但当这个真正的谜底在这时候骤然揭晓的时候,脑中几乎嗡地一声就变成空白。

“诸葛宛陵就好,从很早之前,诸葛卧龙就已经死了,就算现在我站在你面前,也只能是荆吴的丞相诸葛宛陵,而不是以前那个人。”诸葛宛陵轻声叹息道。

“你装神弄鬼的样子,倒是跟以前一模一样。”洛凤雏深深地注视着诸葛宛陵,似乎是想要从中找出过往的影子,最后眼神中光芒一黯,“如果你想杀我,现在是最好的时候,破军就在那里,我们之间已经没有什么可说的了。”

尽管从未和人倾诉,但洛凤雏必然是想过和这个人重见的样子,然而真正的相见永远都会出人意料。

过往早已经如云烟散去,甚至眼前这个人和当年那个恣意张扬的人早已经不同,那么又能再说些什么?

不。至少她绝不会认输,哪怕死去,她也要怀着那颗复仇之心消失在人世间,这样才能真正刻进他人的心中。

因为除此之外,她已经一无所有。

“没什么可说的吗。”诸葛宛陵把这句话重复了一遍,随后带着几分苦涩地道,“其实来之前,我倒是想过很多话,很多解释,只是一直害怕你不想听。”

洛凤雏静静地望着他。

“可如果我不说,或许此生再没有机会再说。”

“你是不是从一开始就知道?”秦轲怔怔地看着那靠在树下,显得有气无力的高长恭,心情低落到了谷底。

如果说秦轲从以前还只是有过几次无理由的猜想,且最终都被“这怎么可能呢”的自嘲所推翻,今天发生的事情,却彻彻底底地把以前他自认为的幻象,变成了现实。

可为什么,他却一点不高兴?

是因为师父骗了他?还是因为师父已经跟当年不一样,甚至变成了一个他完全不认识的陌生人?

大概两者兼有。

回想起刚刚诸葛宛陵轻轻拍打着他的肩膀,用那种曾经让他无比温暖的语气说“阿轲,你先带着长恭出去,我想单独跟她说些话。”的时候,秦轲才能从那副身躯身躯上依稀看见当年的影子。

诸葛宛陵从来不叫自己阿轲,而师父一直都会亲昵地喊他阿轲,并且一点点教他读书识字、修行钓鱼。

高长恭双目无神,可以看出他现在十分的疲倦,而且也十分担心那个在旧庙里的人的安全。

“我是知道一些,但其实也不比你知道得多多少。”

“我跟宛陵年纪差得不多,几乎是一起长大,父辈们相互往来,关系自然不错,甚至不止是不错,小时候我要是去偷看寡妇洗澡,那么宛陵就经常被我踩在下面。”

他噗哧一笑:“很有趣是不是?毕竟那时候的他老实得很,长辈们都说他懂事。”

“长大后,我不满家里的管教,于是四处游历,增长见识,武学修为也是顺风顺水,到了宗师境界。”

“后来有一天,他派人找到我,问我是否能帮他一件大事。”

“那时候的他已经是荆楚帮的核心人物,帮主病重时日不多,他掌管着上上下下大小事,事必躬亲,独霸吴国江湖,掌握的资源甚至足以造就一个小诸侯国。”

“但他说他并不想只是当个小诸侯国的主人,享尽荣华富贵,而是想要把整个吴国重新捏到一起,建立一个新的吴国,给这方土地的人以太平。”

“我那时候年轻气盛,本就厌弃那些陈腐的世家大族,而且一路游历下来,也知道吴国百姓有过得多苦,所以也不管这样的事情有多荒谬,就加入了他这个疯狂的事业里,招兵、练兵、买马、造甲……”

“我几乎是两耳不闻窗外事,一心只顾着给他练兵,想着某一天把兵练好了,或许就有可能真能看见他说的那个新国家。但就在我沉浸在这样的事情中的时候,帮中一封信函寄来,说是宛陵病重,恐怕时日不多。”

说到这里,高长恭的语气突然变得沉重起来:“我赶到的时候,却发现宛陵还是好好的,而躺在床前的那个人,和宛陵有着一副相似的面孔,却已经形同枯槁,快要死去。”

“我自然能猜到躺在床上的那个人是宛陵的弟弟卧龙,但接下来宛陵跟我说的,却让我根本无法理解。”

“他说,他要救他弟弟,就必须用自己的一条命去换。”

“什么?”秦轲听到这里,已经越发觉得事情超乎想象。

“那个姓卢的,还记得吧?”高长恭眯着眼睛,带着几分嘲讽意味地道,“就是那个家伙想出来的好法子,为了救一个已经在死境中的弟弟,居然必须要拿哥哥的血肉之躯去和弟弟的交换,真是跟狗屎一样的做法。”

“这样的事情,我自然是反对的,但宛陵的态度很坚决,而且他还认为,自己的智谋并不如弟弟,虽能把荆楚帮发展到如此规模,但要建立一个新国家,依旧遥不可及。”

“若能让他弟弟活下来,或许这件事情就有可能。”

“我当时已经根本不在乎什么新国家,我只知道我最好的朋友,我的手足兄弟,决不能因为这样的事情死去。”

“但我最终还是没能阻止他。”高长恭握着拳头,说话的声音像是喉咙里塞着石头,“从此之后,这世上没有宛陵,荆楚帮却又有了一个宛陵。”

世上没有宛陵,荆楚帮又有了一个宛陵。这句话听上去似乎十分绕口,但秦轲听到这里,却已经根本说不出话来。

一个活生生的人,就在这世上悄无声息地被调换,而所有人都被蒙在鼓里,甚至还以为这个人从未改变,这是怎样可怕的事情?

高长恭却神色灰暗,低下头继续了下去:“宛陵说的没错,他弟弟卧龙确实要比他做得更好,甚至好了数十倍,也正是因为这,荆楚帮才能有条不紊地占据了士族们的命脉,并且以此为根基,说服孙钟这些老人立起了荆吴这一块牌子。”

“而后我们挡住了唐国,从此荆吴的根基再也无人能轻易动摇,即使放眼天下,也有了一席之地。”

“可宛陵,就随着一块无字的碑,一起被埋进了地里,从此之后再无人知晓他的名字。”

“我曾恨过你师父,但后来也理解宛陵的想法,或许他之所以能把事情做得那般决,是因为他本来就是那样一个人。”

“我说过了,他从小就听话,长辈们要他做的事情,他从来都能完成得很漂亮。他的功课是学堂里所有孩子做得最好的,他的字就连我那个爱字的父亲都比不上,他的音律也能让不少所谓的‘大师’惭愧得不敢再动弦一下。”

“而他因为吴国而失望而辞官的时候,就已经决定好倾尽一切去改变这一切,哪怕是把自己当成薪柴焚烧也在所不惜,或许为了弟弟的性命根本就是一个借口,他就是想要如今这个荆吴,而这个荆吴也确实如他所想的一般。”

“他就是个自私的混账东西。”

高长恭哼声下了个论断,尽管听上去是在骂人,然而秦轲却只听到了其中浓浓的思念,是啊,他怎么能不思念呢?

那个曾经一起成长,一起玩耍,又一起怀揣理想而拼搏的朋友,那个不是兄弟胜似兄弟的人,不知道有多少次他曾经出现在梦中,又如同泡影一般消逝得无影无踪。

“罢了,不说这些。”高长恭神情怪异地看着秦轲,露出一丝笑容道,“你觉得你了解卧龙么?”

“嗯?”秦轲没想到高长恭突然这么问,想了想又神情低落地道,“以前是,现在我感觉我越来越不了解了。”

“不了解就对了,就算是我很难真正猜透他。从他成为宛陵之后,他的性情改变了许多,但这几年我越来越感觉,他所追求的还远没有得到,所以他还会不断往前迈步,就连这个荆吴也只是他路途中的其中一站罢了。”

高长恭这么说着,却又微微叹息道:“也苦了你了,其实许多事情本就不必要你承担的。”

这时候,旧庙里的诸葛宛陵走了出来,看上去并未折损毫发,只是双手抱着那柄破军,上面不单单只有剑柄的那一部分,甚至还有剑尖的那部分。

秦轲分明听见高长恭长出了一口气,随后挖苦道:“怎么,把姑娘安抚好了?是说了哪些花言巧语这么管用?让她连另外半截破军都交给了你?说出来让我们听听学学?”

诸葛宛陵看得出高长恭不满,也不生气,只是微笑道:“我只是跟她做了一笔交易而已。”

“交易?”秦轲看着诸葛宛陵。

“是,交易。”诸葛宛陵道,“我答应她,等我把一切事情了结后,就把这条性命给她。”

n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