像丝瓜视频那种app

蒸制,能够让卤汤逐渐浸入到鸡肉中,却又不会破坏鸡肉的本味儿。

徐拙之前就做过类似的菜品,所以并不觉得惊讶。

蒸鸡需要两个小时,徐拙没有一直在店里等着,而是离开四方酒楼,开车去了不远处的写字楼。

袁康他们都在这边办公,徐拙打算找他看看网上的情况。

落井下石这种事儿虽然有点下作,但也得看用在谁身上。

假如用在反复蹭自己热度的葛家身上,那就再合适不过了。

办公室中,袁康正跟李浩聊着公司未来的安排。

见徐拙过来,袁康当即打开电脑,开始给徐拙讲解舆论的现状以及下一步的安排。

对于这种勾心斗角的事儿,徐拙完没在意,他过来就是来公司视察一下,看大家在这边办公感觉怎么样。

结果听着听着,徐拙发现袁康居然给他也安排了活儿。

“现在葛家对贺国安的做法让很多人都很生气,所以,作为行业名人你就要为整个厨师行业发声了。

这样你既能站在大义上谴责葛家,也能赢得大众的欢迎。毕竟大家都被996的福报压得喘不过气来,现在有人呼吁这事儿,绝对能掀起一波热潮。

清晨的一声morning

而这波热潮掀起来之后,首当其冲的就是葛家,因为他们是这件事的主导,不管现在做什么,都要承受大众的怒火。”

听到这里,徐拙好奇的问袁康:“这有用吗?”

袁康笑着说道:“当然有用了,当时996福报事件,好多人都抵制过阿里,虽然最后不了了之,但并不是没用,而是阿里的体量太大造成的。

人家阿里能做到在风潮中岿然不动,葛记饭庄能行吗?

等着瞧,他们这次别说上市了,会不会关门大吉都不好说呢。毕竟这年头雪中送炭的没几个,落井下石的人却不会少了。

葛家这两年一直踩着京城其他饭店蹦跶,你真以为所谓的京菜协会就是铁板一块吗?会有他们闹腾的时候。”

既然这么有把握,徐拙便不再多说什么。

一切都让袁康安排就行。

至于为行业发声什么的,徐拙直接掏出手机递给袁康:“你帮我发微博就行了,我不太擅长说一些假大空的话。”

袁康笑笑,接过手机说道:“那你得请我吃饭啊。”

他原本就是开玩笑,不过这话让徐拙想起了冯卫国做的葫芦鸡,便随口说道:“行啊,正好店里在做葫芦鸡,等会儿做好了咱们一块儿回去吃。”

这话让原本没有聊天兴趣的李浩顿时“活”了过来:“什么?葫芦鸡?那我可得多吃点,好长时间没吃过老家的葫芦鸡了,做梦都想着这一口呢。”

啧,你啥时候都忘不了吃。

徐拙刚想吐槽他两句,谁知袁康也来劲了:“啥东西?福禄鸡?”

李浩用标准的普通话纠正了他的话:“不是福禄鸡,是葫芦鸡。”

袁康愣了一下:“这不就是福禄鸡吗?”

他是典型的湖南口音,H和F分不清。

但是李浩作为一个陕西人,可不会让自己的家乡美食改名的。

他拿来一支笔,在纸上写下了葫芦鸡三个字:“哥,你再读读,这是葫芦鸡还是福禄鸡?”

“福禄鸡啊,你俩怎么了?”

徐拙:……

李浩:……

第一次觉得祖国疆域太大的坏处,语言没法统一。

徐拙原本不想在这事儿纠缠的,但是袁康的话让他觉得很有意思,他拿着笔在纸上写下了福禄鸡三个字,然后递给了袁康。

结果袁康朗声读了出来:“葫芦鸡!”

这响亮的三个字,让徐拙和李浩彻底放弃了纠正袁康发音的想法。

嗯,这么翻着来听着也不错。

福禄鸡,听起来比葫芦鸡更好听,而且对于喜欢讨彩头的国人来说,用福禄鸡这个名字,说不定能吸引更多顾客呢。

不过唯一的不好就是,福禄鸡三个字听起来跟福利姬有点相似,所以听多了总有不健康的念头出来。

算了算了,不想这些了。

徐拙岔开话题,带着袁康和李浩开车回酒楼准备吃鸡。

把两人送到酒楼之后,徐拙没有下车,而是直接开车回家一趟,接上于可可周雯孙盼盼以及女装大佬熊仔回店里。

既然吃葫芦鸡,自然要让大家都过过瘾了。

幸好今天买鸡的时候觉得鸡小,所以多买了几只,不然还真不够吃呢。

来到店里,让几个女孩儿抱着熊仔上楼,徐拙则是回到厨房,继续观摩葫芦鸡的制作。

这个时候蒸制得已经将近俩小时了,冯卫国把蒸柜的开关关掉,让鸡在蒸柜中多闷一会儿。

十分钟后,他打开蒸柜,把里面蒸鸡的盆端了出来。

经过两个小时的蒸制,盆里的鸡汤上面多了一层金黄色的油脂,油脂包裹着深色的卤汤,看上去很诱人。

冯卫国把盆上那层保鲜膜撕掉,顿时一股好闻的味道就从锅里飘了出来。

鸡的香味儿和卤料的味道,闻起来就好像烧鸡店门口飘出来的那种香味儿。

冯卫国小心把盆里的鸡捞出来放在竹箅上控水,顺便用剪刀鸡身上的那些麻绳一一剪断。

这个时候动作要轻,因为这时候鸡肉已经彻底熟透酥烂,稍微用点劲儿就会让鸡肉碎裂开来。

把麻绳一一剪开后,冯卫国又拿着一根牙签,把所有鸡的眼睛刺破。

之所以这么做,是因为鸡的眼睛在炸制的时候容易爆开,造成热油飞溅,所以要提前破开,免得出现烫伤事故。

这时候鸡还比较烫手,不能直接下锅炸制,需要等鸡的温度降下来才行。

这样能够让鸡肉稍稍紧实一些,炸的时候不会碎掉,另外就是,鸡降温后再炸制,能够把鸡身上的香味儿彻底激发出来,使得香味儿更足。

鸡肉不烫手的时候,冯卫国架上油锅,开始炸鸡。

炸葫芦鸡的油一定要热,这样才能快速把鸡皮炸酥炸香,而不会让鸡肉中渗透。

要是油温不热的话,那鸡肉中会浸满油脂,吃起来非常油腻。

等到油温八成热的时候,冯卫国小心的托着鸡放进漏勺中,准备炸制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