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草在线短视频观看

其实不用阿布大喊,所有人都已经猜到了这个结果,但当真正说出来的时候,他们的心脏还是忍不住一紧,那些巨蟒,尽管不是不可战胜,但却仍然让人心生畏惧。

而当成群结队的巨蟒冲进这里的时候,会发生什么?

王玄微手上不停,蓄势待发的玄微子再度化作三根沉重的攻城锤,一下一下地锤击在叶王的身上,但叶王尽管被这样大的力量撞击,仍然没有停止那无声的呼唤,甚至就连他的眼睛也因为过度发力而挣出血来。

两行宛如眼泪一般的血液竟然是黑色的,浓稠无比,还带着一股极重的恶臭。

本来,他就是一具尸体,阴气灌注了他的身,却不能真的把他从死者的世界里拉回来,只会把他推到一个生与死的边缘,变成一个不容于天地之间的怪物。

“斩!”王玄微咆哮着发令,“这里有石阵保护,就算他们要进来也不是一时的事情!杀了这个死人!”

黑骑被王玄微的声音所振奋,刀光再度连成一片,一刀,两刀,三刀……他们沉重的劈砍让叶王不断地退后,顷刻之间,已经到了惊门石阵的边缘。

罡风感觉到石阵有异物闯入,立刻疯狂地涌动起来,当他们吹向叶王的身体,原本坚固的鳞片就像是豆腐一般被切开,叶王痛苦地嘶吼起来,但罡风不会因为他的愤怒而停止,随后,他的肩膀、胸口、脖子、双腿、甚至额头,都被那罡风所切割得鲜血淋漓。

但他没有死。

罡风切开了他的鳞片,却也到了强弩之末,无力再去分离他的血肉,而他在伤痛之中,竟然爆发了巨大的力量,黑骑猛然劈斩,却发现自己的刀停在了半空之中,无法再前进一寸。

他们沿着自己的刀锋望去,叶王的双手血淋淋地,却正握着他们的马刀,在他怪力之下,刀面上甚至出现了几个指痕。

他张嘴,再度咆哮!

眨眨大眼天真烂漫少女清新私房日记

所有的蝙蝠都疯狂了,明明他们与众人间隔着一座危机四伏的石阵,但他们没有任何犹豫,而是聚集成团,像是一颗庞大的球体一般带着无比的威势,向着石阵内撞击而来!

叶王身上突然不再受伤了,似乎在一瞬间,那些罡风都对他失去了兴趣。

秦轲面色苍白,看着那疯狂涌进惊门石阵蝙蝠群,他知道,并不是石阵对叶王失去了兴趣,而是有更大团的目标疯狂涌进了石阵,因为数量太多,就连石阵都已经无法同时绞杀!

罡风吹动蝙蝠的翅膀,蝙蝠失去了双翼,还未坠落到地面,就被切割成了碎片,仅仅只是第一轮,这颗由蝙蝠凝聚成的球体,就不知道被杀死了多少,秦轲之间到那些蝙蝠密密麻麻地,像是下雨一般地坠落下来。

但就算如此,他们仍然向前,它们的眼睛是一色的血红,仿佛早已经失去了理智,死亡在他们面前都只是一道无力的关卡。

成千上万的蝙蝠尸体在石阵内堆积如山,但蝙蝠冲破了石阵,宛如冰雹一般地砸落到了黑骑的身上!

“退!”王玄微大声厉喝,随着他向前一步,他的玄微子猛然一震,像是被放在一张张开到了极限的弓,猛然射出!

蝙蝠和玄微子在空中相互碰撞,洒落如雨的血花,这些蝙蝠尽管要比普通的蝙蝠凶悍不少,但毕竟仍然只是洞**的禽兽,并不能与王玄微的玄微子所抗衡。

在一次碰撞之中,玄微子几乎没有多少伤亡,但蝙蝠却再度抛下了上百的尸体,仿佛秋天覆盖地面的落叶。

秦轲看得恶心,而黑骑们在这时候已然后撤,居于安的位置。至于叶王,他跪在原地,身体起伏,似乎是有些疲倦,又像是在等待什么。

蝙蝠仍然没有退缩,而是在空中与玄微子展开了一场猫捉老鼠一般的厮杀,虽然说在大部分情况下,一只玄微子可以轻易地战胜一只蝙蝠,但毕竟蝙蝠的数量太多,而王玄微的玄微子却在之前折损了不少。

所以许多玄微子在啃噬蝙蝠的时候,同样会被成群的蝙蝠联合撕咬,就算他们硬如铁石,可这些蝙蝠付出足够惨重的代价,仍然能如滴水穿石一般地用利齿穿透它们的胸膛,挤出淡绿色的血液。

王玄微闭着眼睛,感受着自己的玄微子在空中飘扬,这本是他的本命物,但他的修行方式与大多数人不同,并不以刀剑之类的兵器为本命物。

以虫群为本命物,即使损失一些玄微子,也不会对他的身体有多大的损伤,只要他仍然在袖子里的那只虫后还在,这些玄微子来日要多少有多少,只不过是花时间再培育罢了。

所以他倒是不心疼这些与蝙蝠搏斗的玄微子损失多少,在他看来,这群蝙蝠虽然要比普通蝙蝠强大,却也仅仅止于此。玄微子要杀光他们,只是需要一定的时间。

时间。

但他现在最缺的是时间,他猛然抬头,那群巨蟒同样已经撞进了石阵里。

大概是因为叶王就在惊门石阵的边上,所以这群并没有什么智力的野兽都一进石阵,就纷纷地惊门靠拢。

惊门石阵之内,仍然有一小队蝙蝠拼命地拍打翅膀,但他们已经只剩下苟延残喘,罡风不断地吹过,里面蕴含的金系锋锐之气无情地收割着他们的生命。

只是,石阵的力量到底不可能永久持续,在收割了堆积如山的蝙蝠生命之后,这些罡风已经显得虚弱了不少,锋锐也显得迟钝起来。

巨蟒突入石阵,领头的是那一条独角巨蟒,或许是因为罡风的锋锐之意衰退,也或许是他身上的鳞片要比叶王身上的更加坚硬,尽管他一瞬间吸引了不少罡风,身上不断地亮起火星,却只有几处迸溅出血花。

但尽管如此,它疼痛地嘶吼了一声,而在他的嘶吼声中,他背后的六条巨蟒同时发出了咝咝的声音,埋头迅速地跟了上去。

空中的蝙蝠终于被罡风部绞杀干净了,而那些罡风落到独角巨蟒背后的巨蟒身上,他背后的巨蟒没有那样坚硬的鳞片,在罡风吹拂而过,当先的那头巨蟒顿时身上多了无数道血口。

石阵之内疼痛的嘶吼令人胆战心惊,阿布和秦轲面色都苍白,大概是因为局势紧张,那些黑骑也懒得管他们两人到处乱跑,一时间,他们反而变成了最自由的两人。

只是这种自由,也只局限于这石阵的中心,四面八方都是巨石,他们也不如诸葛宛陵或者是王玄微那般能够破阵,又能逃到哪儿去?

“不用怕。有长恭哥在。”阿布在刚刚的逃窜用了不少力气,气息仍然微喘,“他一定会保护我们安的。”

“他?”秦轲斜眼望了一眼站在诸葛宛陵附近,正用“什么都不关我事儿”的表情看着巨蟒的高长恭,却不知道怎的,莫名心中生出几分安心来。

有这位荆吴战神在,总不至于局势无法控制吧。

毕竟高长恭的实力他是见过的,如果他能拿回长枪……不,哪怕只需要从黑骑手上夺过一把长刀,他改行当屠夫砍死巨蟒煮一锅蛇羹估计也不再话下。

这时候,他突然听见高长恭一声赞叹:“这么大的蛇,要是能抓回去在冬天炖一锅蛇羹该有多好?”

诸葛宛陵微笑地看着他,道:“这么大的蛇,虽然肉多,但估计肉质老。不好吃的。”

高长恭嘿嘿地笑了一声:“倒是忘记了你身体不好,不能吃这样热性的东西。你有所不知,蛇羹就算肉不好吃,但炖烂了之后,那锅浓稠的汤也是一绝。军营里没什么肉吃,每到蛇最鲜美的时候我都会派人去抓一些留着给大家伙炖汤,一人一碗,冬天里喝了暖洋洋的。”

秦轲捂着头,心想自己有时候的预测总是与现实惊人地一致。